笔趣佬 > 科幻小说 > 宠物销售商 > 第11章 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
    第11章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

    瓶山,山势险峻,从古至今,便是一处险地!

    因形似斜放古瓶,且在周围的山林峻岭中一枝独秀,所以就被称之为瓶山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三角形是最坚固的,其次就是四四方方,而类似瓶山这种斜放的,而且没什么支撑的,哪怕是一座大山,也不是十分的牢固。

    据说,在数百年前,瓶山本不是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但因为一场地震,瓶山山体受到了重创,虽没有被震断,但也被震裂了几条沟壑。

    在瓶山现在的瓶肚子上,那几十条沟壑,就是当年地震引起的。

    想当年,瓶山第一次开裂的时候,黑气夹杂着宝气冲天而起,吸引了无数大盗前来探宝,但最终大盗们却死伤惨重,不得不铩羽而归,而瓶山渐渐也就成了一处禁忌。

    而数百年之后,很多人已经忘记了这是一处禁忌。

    况且,就算有人想起这一点也无用,毕竟此时非彼时,适逢乱世,军阀混战,民不聊生,这天下最值钱的是人命,最不值钱的也是人命。

    所以哪怕知晓瓶山凶险,但陈玉楼和罗老歪还是毅然决然的开山寻宝!

    老熊岭义庄,数百卸岭弟兄,再加上罗老歪带来的工兵,估摸着也有上千人的大部队,稍作休整后,便一起向瓶山进发。

    这一路,山势险峻,古树森然,且不乏有一两只毒虫猛兽被众人惊了出来。

    若是单独一人,哪怕艺高人胆大,此刻多半也就凉了。

    但这毕竟是上千人的大部队,移山断水皆不在话下,区区一片凶险密林,又如何阻挡这群恶人?

    估摸着,也有个一两个时辰的路程,众人终于来到了瓶山之上。

    之前曾远远望去,只见瓶山那瓶肚上沟壑万千,一道道裂痕深不见底,再加上彩雾云绕,好似瓶身上的一片花纹。

    但走近一看,才知道这花纹是一条条深不见底的沟壑。

    陈玉楼有听风辩位的本事,在进入瓶山之后,便细细听那山间的细微声响,知晓瓶山内必有大墓。

    于是,陈玉楼便带着一众手下,向着瓶山最大的那条沟壑走去。

    卸岭力士,虽有卸岭之威,但这终归是一座大山。

    千余人,若要将这座山体搬走,不知道要多少年月,陈玉楼不肯消磨那些无用的时间,所以瓶身上那条最大最深的沟壑,便是陈玉楼眼中最好的突破口!

    而和陈玉楼有着相似想法的,还有昨夜照过面的搬山魁首——鹧鸪哨!

    而且巧的是,双方虽然一前一后出发,但却近乎同时抵达这一处好似断崖的凶险沟壑!

    只不过双方虽然近乎是一起抵达这处断崖,但很显然,鹧鸪哨不想和对方有过多的接触。

    原因有二:

    一是实力相差悬殊,搬山道人算上自己也就三人,而陈玉楼仅仅只是聚集了一些部众,便有上千人。

    虽说鹧鸪哨是以一当百的猛士,但在这个有枪械的年代,哪怕你是昔日霸王,也经不住火枪的这一顿乱射!

    二是因为目的不同,搬山道人寻访深山大墓,为的是一颗雮尘珠,对于墓葬里的财宝?鹧鸪哨这个搬山魁首倒不是很在意。

    而雮尘珠对陈玉楼一行人也算是奇珍异宝,但很显然,相比较瓶山内的金银,一粒珠子却有些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所以在知道双方没有利益之争后,鹧鸪哨便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和陈玉楼一样,鹧鸪哨也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人,还没有认出陈玉楼身份的他,自视清高。

    不想,也不屑和这群“乌合之众”合作。

    况且就算合作又能如何?

    适逢乱世,若对方起了什么歹心?就凭自己和师兄妹这三人,还不是任凭对方揉捏?

    但鹧鸪哨万万没有想到,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,却被陈玉楼的得力手下——红姑娘察觉!

    红姑娘出身月亮门,在这乱世,能以女子之身,在这数万人的卸岭力士中独善其身,且无人敢轻扰,自然是有过人的本事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红姑娘长得俊美,年轻的时候,曾有以土财主看上了红姑娘,想要纳其为妾,据传闻还逼死了红姑娘的家人,然后红姑娘就杀了对方全家。

    所以,别看红姑娘美,但这可不是一朵娇花。

    从对方能第一时间发觉鹧鸪哨的踪迹,便可看出一二。

    所以下意识的,红姑娘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说起来也是鹧鸪哨倒霉,昨夜的事情,给了红姑娘极大的刺激。

    而周围人,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也知道红姑娘受了刺激,所以一个个小心提防着,生怕受了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要知道,女人一旦蛮不讲理起来,就算是你一身全是理,最终也是毫无用处。

    但问题恰恰就在这里。

    生过气的人都知道,气这种东西,最不能憋,越是憋着就越是窝火。

    红姑娘一肚子的火,就这么憋着泄不出去。

    而且这种事情涉及到女儿家的清白,红姑娘也不好多言语,所以肚中的火,就越憋越大。

    恰好鹧鸪哨的出现,让红姑娘找到了发泄口,所以下意识的红姑娘就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对于红姑娘的毛躁,一旁的陈玉楼无奈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心中思索了片刻,时间不长,也就三两息的时间,抽出小神锋,这位卸岭魁首便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倒不是说红姑娘不该追鹧鸪哨,只是相比较平日里的那位带刺玫瑰,今天的红姑娘显然有些急躁,瓶山很危险,从自己昨夜的经历便可知晓这不是一句虚言。

    红姑娘是自己的得力干将,陈玉楼可不想她发生什么意外,特别是现在状态明显不正常的情况下,自己更不能让她一个人涉险。

    于是,红姑娘追着鹧鸪哨,陈玉楼追着红姑娘,好似小巨人一般的昆仑,挠挠头,憨厚老实的脸上,浮现出一抹迟钝的疑惑。

    他不是很明白,在这电光火石之间,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但他却知道自己要保护陈玉楼,所以下一刻,他便追着陈玉楼的足迹,也冲进了山林。

    几乎眨眼的时间,卸岭的这些头头,便只剩下花麻拐一个。

    一旁的罗老歪都懵逼了,话说咱不是要去盗墓吗?

    怎么一眨眼,卸岭的总把头,还有那几个得力干将,便一个个都去山里抓兔子了?

    草他奶奶的,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罗老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也没看到鹧鸪哨,他有些奇怪,摸着脑袋看着花麻拐:“拐子,你家总把头这是干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花麻拐能说什么?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事实上,除了发现鹧鸪哨的红姑娘,哪怕是后来的陈玉楼和昆仑,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只是下意识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密林之中,小半个山涧都翻越了,但还是没有追上鹧鸪哨的红姑娘,心中一发狠,直接从袖口摸出了两把小刀,甩手对着鹧鸪哨的后心甩了过去。

    红姑娘是很强,但终归只是月亮门的人,相比较搬山道人,而且还是魁首的鹧鸪哨?

    双方差距在旁人眼里并不大,但就是这么点差距,在内行人眼里,却是天差地别!

    一甩手,翻出了德国造的二十响。

    那个年月,女权运动还未兴起,似鹧鸪哨这种江湖中人,心中难免有些怜香惜玉。

    虽说红姑娘已经下了杀招,但见对方是一女人,再加上长得也不错,鹧鸪哨便手下留情,只是用子弹击飞了飞刀,而不是击穿红姑娘的脑壳。

    而经过红姑娘的这一阻拦,追逐红姑娘的陈玉楼总算是赶到了,听到枪响,陈玉楼虽说看鹧鸪哨眼熟,但也来不及多想,反手就将小神锋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陈玉楼想的简单,都是江湖中人,你既然已经动枪了,那我以多打少也不算过分吧?

    况且事态紧急,红姑娘是自己的手下,现在连古墓的门都没看到,是万万不能折损人手。

    所以下意识的,便对着鹧鸪哨出手了!

    同样都是魁首,但鹧鸪哨和陈玉楼不同。

    他身手了得,再加上这些年为寻找雮尘珠,走南闯北,经历了无数凶险,那一身本事,完全就是用命搏出来的。

    和身家显赫的陈玉楼有着本质的区别。

    别看都是魁首,但真的一对一?

    不出十招,鹧鸪哨便有把握制服陈玉楼。

    所以哪怕面对陈玉楼和红姑娘的联手,鹧鸪哨也并不慌乱,甚至游刃有余!

    只不过,因为交手了,所以也就照面了。

    陈玉楼便知晓眼前这个人,就是昨夜救下自己的那个人,所以便喝下准备冲上去的红姑娘,但好巧不巧,搬山道人三人中,素有神射手之称的老洋人,此刻恰好就隐藏在附近。

    只见老洋人将身形藏在密林中,平日里嬉皮笑脸的神色,此刻凝重而森然,目光死死的盯着陈玉楼。

    他弯弓满月,弓弦上搭着一根狼牙箭,也不等鹧鸪哨暗示,便“嗖”的一声,将箭射了出去!

    随后“啪”的一声枪响,

    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。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